当前位置 首页 纪录片 《从戴安娜到梅根:王室婚礼的秘密》

从戴安娜到梅根:王室婚礼的秘密

类型:纪录片英国2018

主演:哈里王子,梅根·马克尔,国王查理三世,尼古拉斯·罗,萨拉·弗格森

导演:卢克·麦克劳克林

剧情介绍

皇室婚礼的幕后花絮,揭示这些盛大活动的组织方式。采访了表演者、花匠、裁缝、裁缝、保安、牧师和珠宝商,他们让这一天变得如此特别。

【政治宪法学第719期】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eF09seDKu6owkqX1samh0w

作者简介:何永红,法学博士,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副教授,英国剑桥大学访问学者。主要从事法理学、宪法学研究,著有《戴雪宪法理论研究》,译有《英国宪法研究导论》(《英宪精义》全新译本,商务印书馆2020年版)等,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宪法惯例规范研究》,代表性论文为《政治宪法论的英国渊源及其误读》《中国宪法惯例问题辨析》和《公共性与宪法研究——戴雪<英宪精义>意图考》。

白芝浩论王室婚礼

“没有什么情感能比英国人对威尔士亲王的婚礼所表现出的热情更显孩子气。作为一种纯粹的事务,这件事情的确是微不足道;但是英国人却把它当作一次重大的政治事件。然而又没有任何情感能比这种情感更像或更可能像普通的人类情感。妇女们——她们至少占人类的一半——看重一次婚姻的程度要超过看重一届内阁的五十倍。除了少数玩世不恭的人,所有人都不愿看到一部不错的小说一时间描述灰暗世界的枯燥场面。一位亲王的婚礼就是一个普遍事实的排场样板,而作为这样一个事实,它吸引了人类的注意力。……皇室是这样一种管理机构,在这种机构中,国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而这个人所做的事是有趣的。”([英]沃尔特·白芝浩:《英国宪法》,夏彦才译,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第85页。) 这是白芝浩在论述1863年威尔士亲王的婚礼时说的一段话。王室婚礼看似与英国宪法无关,但是,我们可以从中看到王室的大排场以及举行重大仪式时全国瞩目的盛况,从而体会君主制国家王室的重要性以及地位,同时也是我们谈论和审视英国宪法本身的一种方式。 白芝浩认为,结婚本身并不具有重大的宪法意义,但英国人却将其看作一项重大的政治事件。从贵族到平民,结婚这件事,人人都会经历或参与,而妇女对王室婚礼的关注更是狂热。王子的婚礼是大家梦寐以求的,普通人都想要去模仿。英王子的婚礼是全民的盛会,不能去现场的,则通过电视直播观看,仿佛守着春晚一般。尤其是女性,在谈及王子婚礼时,脸上露出的那种喜悦之情,让人感到惊讶。这是一个多么壮观的盛况! 当英国人谈论国王或者王室的时候,他们抱着一种非常敬仰和赞美的态度。有人比较过英美两国元首在公众中的形象,区别非常明显,美国总统走到哪都会有反对者,或诋毁或调侃。但在英国,国家元首在民众中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发自内心的尊重和爱戴。 王室婚礼是审视英国宪法极佳的一个机会,显现出白芝浩论断的深刻性。为何这种童话般的故事对英国如此重要?白芝浩认为,这虽然是一个政治事件,却与每个人息息相关。英国宪法划分为两部分,君主代表着富有尊严的一部分,王室的工作,就是通过盛大的仪式来象征这个国家,也就是说,其工作就是起象征作用,就是负责甜蜜,扮演童话故事。就像戏剧一般,王室只是其中的演员。美剧《王冠》充分地揭示了这一点。在我们的观念里,君主是随性而为的,但在英国不仅不能随性而为,他们的自由往往不如普通人。他们一言一行是被规定的。 而另外一部分,就是英首相所代表的政府,此处不论。

君主的三种功能

在英国,国家元首是女王,政府首脑是首相,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它是分开的。那么,在两种首脑相分离的这种情况下,我们发现君主在国家当中具有三种不同的功能。 第一种功能,即宪法功能。这些宪法功能,你看起来好像只是一些形式上的权力,而不是实质权力,并且是一种剩余权力,即君主在以前享有的巨大的宪法权力,在被逐渐剥夺之后,至今仍然剩下的一些权力。 第二种功能,是仪式功能,好像国家元首只从事一些外交上的或者公共礼仪上的职责。 第三种功能,就是一种象征或者是代表功能。有学者认为,这是一种最重要的功能。什么叫代表功能?就是君主作为国家元首,代表和象征的不仅仅是国家(State),更侧重于代表整体的人民(Nation)。 为什么说第三种功能很重要?因为君主是国家的象征。举个例子,维多利亚女王在位时期,她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在1861年去世之后,她非常悲伤,然后她就不履行公共职责。如此,就有人认为,这样的表现实际上对君主制的破坏。因为君主要发挥代表的作用,就需要不停地将自己暴露在公众面前,让人民看得见。白芝浩也认为,君主要有效地去代表国民,从而要达到一种象征的效果。事实上,里面暗含了一种戏剧表演的因素,意味着君主需要露面,需要参与一定的公共仪式,让人民感受到君主的存在。

英国宪法的两部分

"王室婚礼是审查英国宪法的最佳时机。《经济学人》1860年至1877年间的编辑沃尔特·白芝浩认为,宪法被分成了两个分支。君主制代表着“高贵”的分支。它的工作是通过盛况和仪式来象征国家。政府——议会、内阁和公务员——代表着“高效”的部门。它的工作是通过立法和提供公共服务来管理国家。高贵的分支通过诗歌进行统治,而高效的分支则通过散文进行统治。今天,高贵部分比高效部分更能适应民粹主义时代。 二十多年前,君主政体似乎处于高度分解的状态。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斯宾塞不幸的婚姻破坏了君主制通过尊严统一国家的主张。这对夫妇的争吵,将戴安娜的支持者和查尔斯的支持者分成了两派,并为小报媒体提供了大量且令人作呕的八卦。女王对戴安娜之死的处理,使这一切雪上加霜。她五天一言不发,用她的沉默烧掉了几十年的善意。"(The Economist, May 19th 2018 edition) 20多年以来,英王室似乎在经历着分崩离析的状态,查尔斯王子与戴安娜王妃的婚姻破坏了王室的尊严与荣耀感。因为两夫妇经常争吵,不符合人民所想象的童话剧本,王室的任务就是甜蜜、团结,不能有任何负面的东西。虽然王室 成员本身是一个生活化的个人,但他们必须展现美好的一面。查尔斯王子与戴安娜王妃为小报提供了许多花边新闻,以至于损害到了王室的形象,大家都在讨论是否要废除君主制;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在戴安娜王妃车祸去世后,女王让这一负面影响加深了,在电影《女王》里可以看到。戴安娜死亡五天后,民众要求举行国葬,而女王并没有进行表态,透支了人们的善意,威信衰减,这是女王及王室近年来面临的最严重的一次危机。

王室的神秘感

“相比之下,有尊严的分支却欣欣向荣。女王代表着动荡世界中的稳定,也代表着两极分化世界中的团结和统一。她92岁,在位66年,历经12任首相【本引文写于2018年——引者注】和数不清的政治危机。威廉王子和凯特·米德尔顿看起来就像白芝浩宪法要求的高贵的人体模特儿(mannequins)。 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的婚姻,可能是这个复兴故事的另一个辉煌篇章。有瑕疵,马克尔的家人看起来几乎和温莎家族一样奇怪。但这对幸福的夫妇还是给这个高贵的分支提供了一个重新塑造自己的机会,以适应一个更加多元、更加感性的时代. 马克尔女士是美国混血,离过婚。作为一名演员,她已经为她奇特的新职业接受了理想的训练。哈里随和、富有魅力,同时还表现出某种脆弱感,他公开谈论自己正在接受治疗,以从成长的恐惧中恢复过来,尤其是他母亲的去世。”(Ibid) 哈里王子的婚姻扭转了王室的局势,在这一过程中,伊丽莎白二世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在分化的世界中将人民团结起来。今天算起来,她在位70年,经历了15位首相,最近的一位是2022年9月6日“任命”的伊丽莎白·特拉斯。威廉王子与凯特王妃,像极了白芝浩在《英国宪法》中所要求的那种模特儿。这个话意味深长,意思是说,在白芝浩所描绘的宪制中,君主就应该像凯特王妃和威廉王子那样,或者像现在的伊丽莎白女王一样,他们的工作就是展现高贵,除了豪华的、奢侈的、温馨的、幸福的婚礼之外,平时也要表现出甜蜜感,不能有争吵,要让民众分享到幸福感,这就是高贵部分的职责。哈利王子与梅根的婚姻掀开了新篇章,虽然有一定的缺陷(梅根是离异人士等),但刚好是一个机会,给这个高贵部分重新塑造自己,一个更加美丽多元的机会。哈里王子的形象很好,为人随和,具有亲和力。他自己还公开谈论说自己正在接受治疗,即由于母亲去世所给他带来的伤痛,这都是十分动人的。 当然,后来这个事情有了反转,哈利王子与梅根脱离了王室。如果王室成员要自由,就必须失去王室成员的资格。 最近有一些评论,说这种温馨的味道,在他们两个身上完全没有了,梅根还说王室搞歧视之类的八卦,所以有评论说,资本主义的力量正在毁掉英国的君主制。对英国宪法而言,其中的问题在于,由于英王室有着特殊的作用,不适宜把任何事情都暴露出来;王室本身是一个机构,它不是简单的一个家庭,很多事情需要王室官方告知。但是,哈利王子与梅根将王室的私生活公之于众,这对君主制十分不利的。试想一下,有一天,英王室里面的各种争吵、各种八卦都被曝光之后,大家对他们的惊讶感和神秘感就消失了。没有神秘感,对王室而言是一种伤害,对君主制是一种破坏。以后谈论王室,可能顶多就像谈论美国第一夫人和第一家庭那样的感觉,那么王室的作用就大大降低了。

查尔斯三世

"然而,这个高贵的分支却面临着一个问题,即未来的查尔斯三世。汤姆·鲍尔的新书《叛逆王子》为这位世界上最年长的实习生描绘了一幅不讨人喜欢的画面。查尔斯既自以为是,又爱发牢骚。他住了6套房子,却对自己的地段抱怨连连。他自私得惊人,坐私人飞机旅行时还为全球变暖而烦恼。 对政治家来说,既坚定又正直是一件好事,但对一个立宪君主来说,则很危险——尤其是当坚定逐渐变成顽固,而正直又伴随着大量愚蠢时,就更加如此。查尔斯最好把余下的实习时间花在阅读沃尔特·白芝浩的伟大著作《英国宪法》上。这本书以清晰的文字阐述了现代君主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否则,他可能会发现自己对有高贵部分所做的,就像公投对高效部分所做的一样。"(Ibid) 问题出在查尔斯三世身上。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他也十分令人同情,从小父母都将其当作一个国王培养,他注定不能有自己的喜好。 决心坚定、正直,本来对于政治家而言是一件极好的事情,但对于现代立宪君主而言就十分危险。电影《查尔斯三世》就表现了这一点。文章作者强烈建议,查尔斯在余下的实习生涯,应好好读一读白芝浩的书——《英国宪法》是伊丽莎白接受家庭教育时的教科书。一个表演不好的王室成员,会毁了君主制本身,而君主制对英国来讲,又是有用的。否则,他就会发现,自己对于高贵部分的损害,就像全民公投对于政府的损害一样大;这里面,暗含着作者或者这个杂志对于公投的一种不满和批评。

小结

君主是国家元首,但更多的是代表整个国民。她或他,有助于把被统治者和统治者调和起来。民众关注英王、王室与君主制本身,却很少看到一种阶层的划分。 君主是权威的来源。她或他,让政府的统治具有了权威性或正当性。因为以首相为代表的大臣,其所行使的权力是来源于君主的,如果君主给国家创造的是一种和谐且幸福的政治氛围,这有助于增加政府权力的正当性,政府在行使权力的过程中更具有权威。 君主本身是远离政治纷争的。君王不参与具体的政治斗争和党派事务,更容易保持其高贵的形象,从而实现其相应的功能。因为相比于君主,作为政府首脑的首相,他或她,处理的是具体的政治事务,因而其所从事的工作或职责,几乎永远是饱含争议的。如此这般,国家元首“统而不治”——“统而不治”这个词,很好地概括了英国宪法中两个分支的关系,但似乎又不足以表达君主的作用。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4-2025 飘雪影院 www.765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