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综艺 《百家讲坛—唐宋八大家之曾巩》

百家讲坛—唐宋八大家之曾巩

类型:综艺中国大陆2010

主演:康震

导演:内详

剧情介绍

暂无简介

画外音:

和其他几位大家相比,排名“唐宋八大家”最后一位的曾巩人生经历十分独特,生活特别困苦,有二十多年的时间他一直待在自己的家乡江西农村,为全家的生计奔波,但生活的艰辛并没有影响他做学问和写文章,一旦他有文章面世就会很快流布天下、广为传诵,读过他文章的人不但不知道曾巩此时生活在偏僻的乡村,反而会认为他一直深处朝廷之中,为什么一个久居乡野的人对朝廷大事会有那么独到的见解?曾巩是怎么走向朝廷反复推荐王安石的?而在康震老师眼里曾巩最大的价值又是什么呢?

康震:

我们上一集说到曾巩从18岁到39岁整整这21年的时间,他就蜗居在家,他蜗居在家里头不是说要刻意地做一个“宅男”,就老在家“宅”着。我原来讲了、前面讲了,他家里头生活很困难,有一个90多岁的老祖母,他的父亲身体也不好,等等吧,还有一群的弟妹,所以他得谋生活,他得讨生活,在这样的情况下曾巩依然刻苦地学习,不但他刻苦学习,还带动他这些弟弟妹妹一块儿学习,最后他考中了进士,我们说这一科进士里头他们家一共六个兄弟都考中了,非常不容易。

按说这个故事讲到这儿,也就没什么再好讲的了,他再大不了也就是一个刻苦学习的故事,对不对?学习模范嘛、三好学生嘛,你还能再讲出什么道理来呢?讲不出来。可是我们现在觉得是讲不出来了,当时的人对他的评价那不止于此。曾巩去世以后,他的当代的、跟他同时代的有个人叫林希给他写的墓志铭里边有这么一句话是评价他的,这句话怎么说的呢?

“由庆历至嘉佑初,公之声名在天下二十余年,虽穷阎绝徼之人,得其文手抄口诵,惟恐不及,谓公在朝廷久矣。”

——宋·林希【曾巩墓志】

什么意思啊?说这个曾巩啊,这二十年待在乡下,待在当时距离政治文化中心还比较偏远的江西,虽然他待的地儿这么偏远,虽然他自己是个无权无势的落魄的读书人,但是他的文章,就是再穷乡僻壤的人都争着纷纷地把他文章要抄下来,抄下来干嘛呢?要口诵耳传。为什么?对他的文章特别地仰慕,仰慕到这种程度就觉得曾巩根本就没待在乡下,二十多年来就觉得曾巩一直在朝廷里边,甚至感觉他一直都在朝廷做官,用我们现在的话说,他虽然不在圈里混,但感觉在圈里很久了。

  我前面说了,他也就是学习好、顾全大局、肯做家务、养活一家人,东奔西跑挣钱,然后还兼以学习,那现在这种人也很多啊,是吧?穷困的大学生出去勤工俭学,对不对?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弟弟妹妹,甚至父母如果有病还养活父母,然后还考上了重点大学,各种文摘上这种事迹很多,报纸上的事迹也很多。但是曾巩不仅于此,他虽久居乡野,但他声名远大,二十多年来仿佛一直在朝廷当中。这就很奇怪了,是不是?这是什么原因?你这就得打个问号,就得问一问。我跟你说,曾巩在他们家蜗居的时候写过两篇文章,一篇叫《学舍记》,一篇叫《南轩记》。其实都是写他书房的,用我们现在的白话文来说就是书房记,可以二合一的。他怎么写他的书房呢?你注意,这个文章很重要,这两篇文章,他说我们家边上有块荒地,我给他修修剪剪、翻翻地,然后盖个茅草屋,给它围个篱笆,这就是我的书房,我这个书房好得很,好到什么程度啊?有权有势的人多得是,尊贵的人多得是,有钱的人也多得是,我告诉你,你那钱、你那权拿来换我这小茅草屋,我跟你不换,咱再说进一步整个一个“金不换”,我这书房就叫个“金不换”。可是有的人觉着你这个书房真不怎么样,又狭小、有低矮、又茅草屋,是不是?刮点风下点雨还漏气呢,为什么你不换呢?曾巩讲一句很重要的话,曾巩说:

“固予之所以,遂其志而有待也”——【学舍记】

我心里边有志向,我在等待时机。这人说话关键不在多,而在于简单而有力量。我心里边有志向,而且我在等待时机。你注意,他不是静止地在说我有个志向,而是什么呢?我有了志向之后,我随时就象我这拳头一样我可以出击。

他是有什么志向啊?在曾巩看来他在两篇关于书房的文章里头提到,说圣人的责任是什么?叫“去疑解弊”,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开启民智、传播文明。我跟圣人学什么?我就跟圣人学增长见闻,养育忠义之气,学会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学会有错就改、自强不息,这全是正确答案,跟圣人就学这个。

其实现在有关圣人的书太多了,是不是?从《论语》开始成千上万,但是归根结底就是“做人”二字,做人怎么做?就是刚才曾巩说的,要做这样一个好人、正确的人,但是光有正确还不行,还要怎么样呢?还要善于审时度势,天下有道,机会来了,果断地出击,施展抱负。机会不大对头,自己身体也不太好,先养精蓄锐、归隐田园、修养道德,这叫审时度势。你注意啊,先是得有标准答案,你得做一个正确的人,有了正确的人然后审时度势,但是光审时度势行不行呢?曾巩说,还不行。为什么?你老审时度势,审得多了就跟风跑了,跟着权威跑了,跟着领导跑了,跟着权势跑了,就把你自个儿就跑没影了。审时度势之后还有一个重要的底线叫坚持自我。在这个文章里边曾巩说,如果我事情全做错了,别人说好得很,没有比你做得更好的,这是混账话。我要是做得很对,别人说你这做得真不怎么样,我告诉你,这也是混账话。我曾巩做事情不以外人的议论为转移,我有我自己的志向与理想,这是什么?两个标准,第一,上天赋予我的志向是什么?为天下苍生谋。只要是有利于老百姓的,只要是有利于民生的,只要是有利于我们这个王朝的我就去做,这就是我惟一的标准。我不以别人的臧否来转移我的志向。大家要注意,这是非常纯正的儒家的人生观,为什么这么说呢?孔子说得好,说“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三军的统帅是可以改变的,大丈夫男子汉的志向是不可动摇的,一个男子汉、一个大丈夫,他的志向、他的意志是绝对不可动摇的。

所以你看,这难怪,他喜欢这“金不换”,在这“金不换”里头他悟出好些个道理。那要搁大家说,一般能有这么高的理想的人,我们都难以望其项背的这种人,那肯定是博览群集,有大量的时间钻在这茅草屋里头,读了不知道多少书。我还真告诉你,曾巩没时间看书,为什么没时间看书,他得谋生活啊。

画外音:

作为“唐宋八大家”中当年生活最为艰苦的人,这时候的曾巩要为全家的生计奔波,他在江西农村一待就是二十年,然而,没有时间读书的曾巩,他的学问和思想又是怎么来的呢?

康震:

曾巩在自己的一篇、在这书房记里边说,说我把咱们祖国大地都跑遍了,以江西为中心向西向北我去过河南、安徽、山东,向东我横渡长江,越过太湖到达东海,向南方我越过洞庭湖和鄱阳湖一直到达广东,在当时广东还不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呢,是吧,是蛮荒之地。一直到达南海,在水里见过蛟龙,在山上遇见过猛兽。凡是人世间难见的、吃不着的苦我全都吃过了,日夜兼程就是为了全家人的一口饭,所以“不得长此处也,其能无焰然于心邪?”——【南轩记】

  我根本就没时间老在我这个看上去还很残破的书房里待着,我这心里头能不着急吗?我天天地我都火烧火燎啊!急死我了,我没时间读书啊!

大家说那房子不是白盖了吗?还“金不换”呢是不是?都盖起来了又不在里头看书你怎么办?我跟大家说,这个思想家他就是思想家,他就是没时间看书,他都对自己是一种锤炼。你注意,你有时间看书,你有时间看很多书,这是不是一种锤炼?这是一种锤炼,是一种修养。你没时间看书,它也是一种锤炼。曾巩说得好,说什么呢?说老天爷让我的生计艰难,我为生计所迫,所以我没办法,这是老天爷让我这么干的。读书的人有的时候可以放纵性情,随心所欲、登山赋诗,有的时候你就得吃苦,你就得受累,你就得受磨练,所以对我来讲,无论是登山赋诗,纵情朗诵诗篇,这是我快乐的事。让我在东南西北到处跑圈转圈,又是见蛟龙的又是见野兽的,为全家人谋一口饭,没时间读书,这也是快乐的,这是什么呢?这是上天赋予我读书人的责任。大家知道这个话特别接近于一个圣贤说过的话,这个圣贤是谁呀?这个圣贤就是孟子,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孟子·告子下】

一句话,老天爷让你承担天下的重任,就得先拷打你、锻炼你,把你百炼成钢,然后你这块钢才能浇铸成一把钢刀和一把钢剑,你才能出鞘,才能为天下苍生谋。你得这么想,你就想不读书也是一种锤炼,是吧?所以这话就是辩证法,从正面说,读得多了是养育、是修养,读得少了那是老天对我的锤炼。所以你看,曾巩虽然没时间在这“金不换”里头读书,但他的脑子没有停止思考,我们经常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他脑子一刻都没有停止转动,他一直在思考。

可是我还告诉你一条,你还真别以为曾巩就真的不读书,就跟雷锋似的,那时间都是挤出来的,要有螺丝钉的精神。曾巩很穷,就是后来做了官之后也没多少钱,可是你想不到,他舍得在买书上花钱。我们前边曾经说欧阳修是一个大藏书家,欧阳修家里边的藏书有一万多卷,曾巩比他还多,两万多卷。大家说你说曾巩没钱,是,他有十块钱用九块钱买书,你怎么办?所以他买的书很多,而且读书的效率极高,他都读什么书呢?我告诉你“农林牧副渔”什么书他都看,儒家的书看;道家的书看;佛家的书看;音乐的书看;兵家的书看,就没有他不看的。他说了我跟书在一起我就是跟朋友在一起。可是大家要注意,这书读得多了容易变成什么呢?容易变成书呆子,容易变成书虫。曾巩不是书虫,他讲一句很重要的话大家一定要记住,这读书可是得逮着个窍门,不然读着读着就读傻了,读着读着就读呆了。他说什么呢?

“吾之所学者虽博,而所守者可谓简,所言虽近而易知,而所任者可谓重也。”——【南轩记】

  简单说吧,我看得多,我的学识很广博,可是我坚守的原则很简单。换句话说我懂得道理很简单,我所说的话都很浅显,可是我自己知道我的责任很重大。再说简单点,这书该怎么读?书,内容上来讲应该是越读越多,但书本身应该越读越薄,为什么越读越薄啊?读了那么多的书,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结论就够了,对曾巩来讲这个结论就很简单,简单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说我读了这么多书只得一结论,我呀,就是像刚才说的,第一,要做个好人。第二,我要审时度势地做个好人。第三,我审时度势但不丢失自我。这就是很简单的道理,一个人的原则如果太多了,妥协的空间就很大。所以书读得多,道理很简单。话说得很浅显,但是责任很重大。

画外音:

为了全家人的生计而四处奔波的曾巩,并没有把辛苦当作负担,而是当作一种阅历和锤炼。奔走之余,他也从来没有停止过思考。那么,久居乡野的曾巩为什么会让人认为他一直身处朝廷之中?对于一代名臣范仲淹对他的赏识,曾巩又是一种什么态度呢?

康震:

我们说为什么曾巩二十年来给人感觉好像还在朝廷里头一样,我告诉你一个人有没有分量,不在于他在不在朝廷,而在于他的作派和他的言论和他的思想。曾巩久居乡野、无权无势,一破落读书人,但他的身上有一种质朴的、正确的和简单的、真理的力量,这就是他震撼人的地方。他的道理非常简单、非常纯朴同时又非常地明确,这是一个真理在手的人,所以朝野上下对他都是仰慕有加啊,这是第一条。

  第二,你老在这偏远的江西待着,你自个儿读书领悟真理,我告诉你,这不是真的读书人。你不要以为曾巩是一个死读书的人,或者就是死守着二十多年就没动静,错。一个真正的思想家他是要沟通和交流的,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头,曾巩一刻都没闲过,他跟当代最伟大的政治家和思想家始终都保持着一个同步的交流,这非常重要也非常关键。范仲淹一代名臣,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个人。范仲淹非常赏识他,曾经给他馈赠了一些绢帛之物,就是一些比较贵重的财物,救助他的生活嘛。这曾巩给范仲淹写了一封信,说你看,你这么器重我,可是我真没什么好报答你的,我论学识不如你,我论权位不如你,我什么都没有。可是有一样,现在的人势利的多,昨天还是穷人,今天变富贵了,马上那嘴脸就不一样了。您,当今大儒,朝廷的重臣,对我这样一个贫贱之士如此地礼贤下士,我告诉您,您这样的做法会激励天下的读书人,会给天下人做榜样的。你看,本来只是范仲淹对他挺不错这么一个很小的事,但是你发现曾巩身上有一种气质,你对我好这不错,我领情,但是我认为你对我好这件事不是只对我发生作用,是对天下的那些势利的小人是一个警诫。庆历新政失败了,我们知道范仲淹主持庆历新政,他做的是参知政事副宰相,后来庆历新政失败了,失败了就不能做副宰相了,退下来了到地方做官,这时候曾巩给他写封信勉励他,讲了一句很重要的话,说什么?

“事之有天下非之,君子非之,而阁下独曰是者。天下是之,君子是之,而阁下独曰非者。及其既也,君子皆自以为不及,天下亦曰范公之守是也”

——【上范资政书】

哎,我告诉你老范,你自己没发现吗?当你做一件事的时候,天下所有的人都说你做错了,这事不对,就是那些君子、正人君子也说不对,你做错了。可你就是说,我做得对。你又做一件事,你认为这事不正确,可天下人和君子都说正确。有一样,等这事真的完成了以后,大家都认为说还是范公有眼力,您做得对。

他跟范仲淹为什么讲这番话?他说您做事不要以天下议论是非为标准,您应该以你自己为标准。现在您的庆历新政失败了,您退下来了,但是您的这个原则不能变。可是我告诉你,曾巩说得很明确,我知道天下依附你的人很多,求你的人很多,都想在你这儿成为你的门生。蒙您看重我,给我送了很多贵重的东西,您很赏识我,我这都领情。但有一样,我今儿给您写信我不想跟他们一样,我觉得我要是跟那些附炎趋势之徒一样,给您来写信投奔您,我瞧不起我自个儿,你也瞧不起我。所以我要跟您说,我今天给您写信主要是给您讲道理。你看他,这个范仲淹人家好歹是前参知政事,对不对?而且人家是当代的大学者,他(曾巩)什么都不是,一个二三十岁的人给人写封信,人家看得起你,给你赠送那些贵重的物品,还给你写信表示我可以指导你,你可以是我门下的门生,结果你给他写信这叫什么?平等交流。你别看你看重我,好像我就要领你的情,我告诉你,咱们在人格上是完全平等的,不但平等,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你退下来了你可别变啊,你还得坚持原来的原则。

这曾巩以前我们不了解他,他一挺执着的人,这还不算完,他还要给朝廷推荐人才,而且他推荐这个人才忒大,他给朝廷推荐的是谁呢?推荐的是王安石。大家说王安石?我求你了,我还用得着你推荐吗?还用得着。曾巩24岁第一次参加科举考试的时候就结识了王安石,两个人一见,互相非常倾慕,对脾气,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是你的好朋友。王安石对曾巩的评价特别高,我原来说过他用了一个极不恰当的比方,但是放在这儿也很极端,给人印象深刻,他说曾巩就是死了,他也是班固和扬雄,会流芳百世。把人在称赞之前先说死了,这肯定不合适,但是死了你看变成谁呢?他死了也像班固和扬雄一样,这个评价就非常高了。

王安石曾经写过一首诗给他,在诗前面有一个小序,怎么说呢?大意是说,我跟那个曾巩在一起交朋友,我仰慕他,我仰慕他在哪儿呢?我在他身上学到了中庸之道。大家一想你学什么不好,学中庸之道,没出息。看这王安石也是个没起色的。什么叫中庸?所谓中庸者,第一,坚持原则,不偏不倚,这是第一样。第二,追求稳定和谐的局面。第三,与时俱进、审时度势。我告诉你,这才是中庸的核心价值。中庸的核心价值就是什么呢?就是追求稳定和谐,并且在稳定和谐当中追求与时俱进。两个字可以概括,健康。中庸追求的是事物发展的最健康的那个状态。我王安石,从曾巩的身上就学这个。那好了,看来这俩是“两情相悦”。

画外音:

慧眼独具的曾巩很早就看出了王安石的卓越潜质,25岁的他开始向朝廷重臣们极力推荐27岁的王安石,此时曾巩只是一个深处乡野的落榜生,而王安石则是春风得意的中榜进士,曾巩的推荐能得到大臣们的回应吗?他又是怎样反复推荐王安石的呢?

康震:

  那一年他(写信)给翰林学士蔡襄,25岁的曾巩写信推荐27岁的王安石。在推荐信里,他的原文我必须得念一遍,一会儿还得念一遍,为什么?你一会儿就知道了。他在这封信里说:

“巩之友王安石者,文甚古,行称其文,虽已得科名,然居今知安石者尚少也。彼诚自重,不愿知于人。然如此人,古今不常有。如今时所急,虽无常人千万不害也,顾如安石,此不可失也。执事倘进于朝廷,其有补于天下。亦书其所为文一编进左右,庶知巩之非妄也。”——【上蔡学士书】

翻成白话文就这个意思,我的朋友王安石懂得古人的道理,所谓古人的道理就是儒家的道理,自己中了进士但是名气还不够大。他是一个非常自持自重的人,他不会这么轻易地把自己推荐给别人。但是从古到今像王安石这样的人我还真没见过第二个。我把他推荐给您,绝对对朝廷有好处。我把他的文章抄了一卷我寄给您。

你见过这么诚心推荐人的吗?最关键的是什么?你不知道啊,在头一年里他就跟这王安石一块儿考进士,他没考中落榜了,王安石考中了就做了官。现在是一个落榜生在向翰林学士这个国家的重臣推荐一个中榜生,你说这叫什么事?他自己还落着榜呢,他还惦记着王安石。这说明什么?说明曾巩的眼里只有国家没有自己,他绝无私心。这种人的力量是令人感到敬畏的,这是不可战胜的。

没完,第二年他还觉着力度不够,他给欧阳修写信再次推荐王安石,你听我给你念,“巩之友王安石,文甚古,行甚称文,虽已得科名,居今知安石者尚少也。彼诚自重,不愿知于人,尝与巩言:‘非先生无足知我也。’如此人,古今不常有。如今时所急,虽无常人千万不害也,顾如安石不可失也。先生倘言焉,进之于朝廷,其有补于天下。亦书其所为文一编进左右,幸观之,庶知巩之非妄也。”——【上欧阳舍人书】

大家听了半天是不是觉得好像把那边粘贴了一下给贴过来了?完全是复制的。我告诉你,它就是复制的。人说他懒到这种程度吗?是不是?把前边那篇纸剪下来贴上来,然后寄给欧阳修吗?不是,这说明他对王安石的看法是非常稳定的,稳定到什么程度?他连一个字都不愿意改变,我对这个人的评价就是这么准确,用一句话来概括,这是天下之栋梁,朝廷不可缺这样的人,你不用他就可惜了。我告诉你,我再把他的文章抄一编,我给你寄过去。当时没有复印机,抄起来那是比较费劲的。

  又过了两年,他又给欧阳修写信,再次地郑重地推荐王安石,他最后一句话是怎么说的?他说我推荐王安石不是为了他个人的名利考虑,

“盖喜得天下之材,而任圣人之道,与世之务。”

——【再与欧阳舍人书】

我为的是天下。我自己都考不中进士,掐指一算王安石做官都做了三四年了,我在家里干家务也干了三四年了,捎带手的在“金不换”里头还读书,可是我就忘不了要推荐这个王安石。我喜悦的是我发现了一个国家的人才,我担心的是这个人才不能及时地为国家所用。我之所以给你写信、给蔡襄写信,就认为你们是知人善任的那个人。

大家说这就可以了,是不是?好嘛,这个刚落榜就推荐了一个中榜生,又过了一阵子把那信复制了一下又推荐,过两年又推荐,连着推荐了三次了,差不多了就行了,至于用不用的那看天时了、地利了、人和不和,是不是?再者说了,还有人王安石自己愿意不愿意呢,对不对?老让一落榜生推荐自己。

  欧阳修啊,我们知道他是非常赏识这个曾巩,他给曾巩回了信,他一给曾巩回信,曾巩马上就给王安石回信。什么是负责任?你推荐了他并且立刻反馈给他信息。曾巩给王安石写的信说,欧阳公看了你的文章非常地赞赏,我跟您说,欧阳公说了,他很想见你,你把时间错一错,你是跟他得见个面,而且我告诉你“胸中事万万,非面不可道”啊,你满腔的话要说,最好是见面说,别老用E-mail说,别老用电话说,别老发短信,那玩意儿不解决问题。你得跟他见个面,关键是欧阳公他想跟你见面,你说他还能怎么推荐啊?他就差给你把约会的时间地点、公园的地点都给你约好了。

别光笑,曾巩是极有原则的人,有原则到什么程度?好,欧阳公想见你,我给他们都推荐了好几次,但我告诉你,他说你的文章写得好,他也说你的文章有毛病,他觉得你文章不够开阔,学别人的话学得太多了。欧阳公让我转告你,别老学那孟子的文章,别老学韩愈的文章,他说前人的文章就好?一切的文章都以自然为最佳。回头啊,你跟他见面再单独说。你看,我推荐你,但我也说你有毛病,这是什么呢?这就是公心。

你自己想想看,这自古说得好是“文人相轻”,我看你发达了,我看你考中了,我看你做了官了,第一,我恨不能巴结你。第二,我巴结不上你我嫉妒你。我嫉妒你嫉妒得都嫉妒不过来了,我就什么呢?我就诋毁你。我再诋毁不过来了,我直接拿一盆水泼你身上。像曾巩这样的,看到王安石是国家的栋梁,就三番五次地、五次三番地推荐他,反馈给他信息,实在是太少见了,这就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画外音:

作为“唐宋八大家”最后一位的曾巩虽然不像其他几位大家那样才华横溢、光彩照人,但他以让人吃惊的执着和朴实同样写下了人生传奇。那么,曾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康震老师的眼里,曾巩对于当代人的最大价值又是什么呢?

康震:

这个曾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来总结一下。曾巩在唐宋八大家当中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我为什么说他是这个独特的风景呢?第一,他不是壮观的风景,最壮观的他不是,最美丽的他不是,最流传久远的他不是,但他就是不能缺。我们最开始觉得他这人有点“七加一”的感觉,老是背到他这儿就卡了壳了,背不下去了,但是后来我们慢慢发现不是的,在宋代、在元代、在明代、在清代,他不但不是“七加一”,反而在苏轼、王安石等人的眼中,他是一个大大的文学家,只不过在“五四”运动以后他的地位开始下降。我们发现,曾巩的地位是随着时代的变化和需要而变化的。换句话说,曾巩的地位有时代性而且具有阶段性。

所以现在是我们还曾巩本来面目的时候,怎么还他的本来面目呢?我们说在八大家当中,曾巩是惟一一个一边要养家糊口承担重任,一边又刻苦读书的这么一个人。在八大家当中他是考中进士最晚的一个,但是在他的领导下,他的家族在同一场科举考试中是考的最多的一个。在八大家当中他是惟一一个在考中进士之前就名满天下的人。

应该说在这八个人里头,曾巩的光彩、风采可能是最少的、最黯淡的,但是每一点都是自己发出来的,他没有借着别的恒星来折射那个光芒。你看跟苏轼比、跟韩柳比、跟欧阳修比,这曾巩有个最大特点,他特别接近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我跟你说曾巩最大的价值是什么?就是他很像我们这些普通人。他没有多才多艺到那种程度,他没有特别创造性的天才,他就是一个普通通通的人。他有的只是一个非常执着的、坚持的决心,永不放弃的恒心,踏踏实实、勤勤恳恳的诚心。所以我觉得曾巩对我们这些普通人的参考价值是最大的。

  如果说在八大家当中曾巩对我们当代人的意义在哪里?这个意义就在于任何一个普通人,也许没有什么过分的天才,也许没有什么出众的才华,但是只要持之以恒,只要辛勤地耕耘,只要永不放弃,你就肯定能做成第一件事、第二件事。你就肯定能在历史的长河当中、长卷当中烙下自己的印记,这个印记也许不那么大,不那么醒目,但是总算是在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脚印。所以我觉得曾巩对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讲,他的意义更为独特。一说苏轼,哎哟,赶不上了。一说欧阳修,哎呀,不行了。但是一说曾巩,你可以跟他一起前进,可以沿着他的脚步达到你所(想)达到的目的。谢谢大家。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4-2025 飘雪影院 www.765kan.com